10.04忠言悟道丨转识成智(5)——百虑一致,殊途同归

更多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李志林)
随手转发朋友圈,传播正能量!

忠 言 午 评
转 识 成 智(五)
五.百虑一致,殊途同归
《易经》中有一个“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的著名论题。就是指通过不同意见的百家争鸣,而达到一致;通过不同的途径,达到共同的目标。
股市中要达到“一致而百虑”,应当反对两种倾向。
一是独断论,不同意见在争论时,很难确定谁是错误,谁是真理。若一味把自己的意见当作真理,而把别人的意见当作错误,一开始就把真理与错误的界限看得泾渭分明,那就陷入了独断论。如2014年7月22日,从2049点启动行情,有人便断言:“这只是次级反弹,过不了2180点”。而冲上了2200点后,又有人迫不及待地叫:“5000点不是梦”。这两种极端的观点,都无视股市各方面要素,无视不同的意见的变化,就很容易犯独断论的错误。当然,对自己的真知灼见要有自信,对创造性的见解要敢于坚持,但必须是建立在客观的分析和论证的基础上,要经过与别人意见的反复比较讨论、反复推敲。在中国历史上像孔子、孟子这样的大哲学家都犯过独断论的毛病。如孔子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孟子说:“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他们都很自负,以为自己把握的“道”就是治国平天下的唯一正确道路。这种独断论正如清代思想家戴震所批评的:“尽以意见误名之曰理”,“任其意见,执之为理义”,把一已之意见当作真理与道德准则,于是“凭在已之意见,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主观武断,强加于人。这是经学独断论对中国思想所造成的危害。
二是,相对主义。道家庄子《齐物论》讲:“此亦一是非”,认为真理与为了为了谬论,是与非是无法辩论的。股市中也有“捣糨糊”的习气,不敢旗帜鲜明地亮观点,老是含含糊糊,以后出现任何一种结果,他都称:“我早就这样认为。”
这说明他自己在思想上还未理清楚。先秦墨家从形式逻辑角度阐明了“辨”的本质。以后,荀子提出:“以仁心说,以学心听,以公心辨”。就是说,在辨论中,首先要出于仁心,与人为善,帮助别人认识;其次,要虚心学习,认真听取别人的意见;再次,要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不掺杂私心。这样就能“辨则尽故”,达到全面的认识。
股市中的一次深入讨论问题的会议,一次富有成果的沙龙讲座,以至于围绕大势判断的争论,以及市场可能产生的新热点、新题材,乃至围绕着某个热门个股走向所展开的百家争鸣,都遵循着“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的思维规律。可见,投资者对股市转识成智的过程,就是经过无数的“一致而百虑”的往复、错综,交织的过程。
六.实事求是“解蔽
所谓实事求是,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有了这种态度,自知所知有限,就会积极的追求“知”。这样,就有了追求“智”
的出发点。股市风云莫测,变化多端。因此,股市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一贯正确,难免会犯错误,发表偏颇的甚至错误的意见,进行错误的操作。如高位追涨而套牢,低位杀跌而踏空;轻易地宣布某一个点位为“世纪大底”,涨到某个高点“不是梦”称某个股定能涨到xx元等。实事求是的态度,要求人们客观地面对市场的现状和变化趋势,虚心的接受别人的意见,揭示自己性格中的弱点,勇于承认和接受现实,并能在争辩中作自我批评,在此后的实践中随时修正错误。
与实事求是背道而驰的是主观主义、片面性和强词夺理。由于股市思维与每一个人的经济利益休戚相关。因此,人们总是十分强调自己的主观意识。“主观性”本身是中性词,但片面强调,就会导到主观主义和主观盲目性。在对待“知”与“无知”的矛盾时,就会以“无知”装作“知”,或稍有所知,就沾沾自喜,夜郎自大。捉住大黑马,就以为是捉黑马能手,偶尔判断准一次底、一次顶,就自以为是抄底逃顶的专家。这样,“无知”就成了成“智”的障碍,“一得之见”也成了前进的包袱。在主观片面性的支配下,明明是对大势的判断错了,却自以为是,不仅不承认错误,还挖空心思地找出自己一些正确的话语来掩饰,有“要不是……,就不会……”的“理由”来替自己辨护。这是一种自欺欺人,既害已又害人。归根到底,是自觉或不自觉地陷入了唯心主义泥潭。
强调实事求是,即要求如实施、全面地看问题,克服片面性,用中国古代哲学家的话来说,就是:“解蔽”。
庄子《秋水》篇中有一句名言:“井蛙不可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他认为犯片面毛病的人(“一曲之士”),如井底之蛙和夏虫一样,受到时间表(“时”)、地点(“虚”)和条件(“教”)的限制,受到环境和教育的束缚。因此,其看问题总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庄子还把人的认识区分了三种观点。第一种是“以俗观之,贵践不在已”,即按照世俗的观点,以为人的贵贱是由物如上帝、皇帝、金钱决定的。第二种观点是“以物观之,自贵而相贱”,即自以为是,而轻视别人。第三种观点是“以道观之,物无贵贱”,即从道的观点来看待万物,就能消除主观偏见的束缚。股市中经常碰到“以俗观之”、“以物观之”、的情况,这种人不可能成为理性的、成熟的投资者;而“以道观之”,才进入很高的境界。
荀子进一步提出了“解蔽”说。在他看来,虽然各人都自称其观点是“言之有理,持之有故”,但往往是“蔽于一曲(片面性)而暗(蒙蔽)于大理(客观规律)”,只看到一个方面,而看不到另一方面;偏爱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而忽视了变化了的情况。这是人们“心术之公患”,即思维方法的通病。他强调的是“以道观尽”全面看问题。
清代的思想家戴震进一步阐述了“解蔽”思想,区分了意见与真理的界限。中国近代思想家梁启超提出了“破心奴”学说。他认为人有四种心奴:“古代之奴隶”、“境遇之奴隶”、“世俗之奴隶”、“情欲之奴隶”。他强调别开生面、自由独立的精神,不傍门户、拾人余唾的气概,提倡对古往今来中外学说都应该和理性来加以“审判”,采取“可者取之,否者弃之”的反权威态度。
股市运作中更是“一言、一举诺千金”。因此,就更需要提倡“以道观之”与“解蔽”。不论各人的处境、地位、财富、经历、教育如何,都需要有立场和观点的坚定性。即需要有陶铸散文中讲的“松树的风格”。在底部和顶部时,开始相信者甚少,怀疑者却众。因为,大盘走势有颇多假象。明明在底部,很多人却说还要跌;明明已到顶部,很多人却说还要涨。而作为“以道观市”者就必须有自信,不为假象所迷惑。若左右摇摆,就可能以错误的“我”取代了原本正确的“我”。股市中有许多原本看空的人,由于未能坚持到底,以至被涨势所惑,为追求更大的辉煌,结果在顶部追涨吃套;也有许多原本做多的人,由于未能坚持到底,以至被跌势所恐,担心蒙受更大的亏损,结果在底部割肉踏空。这都是因为缺乏坚定性所犯的错误。
股市中的“以道观市”,就是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了辩证思维。它包含有双重的意义:一是以股市之道“还治”(取胜)股市,二是把股市思维过程看作是一个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分析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无限过程。这也就达到了转“识”成“智”的境界。
2.自由独立思考
股市是少数人赢多数人的一种博弈。因此,无主见、随大流、跟风、与多数才能经常稳操胜券。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就系统地读了马克思主义的著作。以后在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时,又系统地研究了中国哲学史和西方哲学史作。我发现,历史上无数有成就的天才和大师。无一不是独立思考的。因此,无论在工作中,在学术文化研究中,还是在股市分析中,我都喜欢独立思考,批判分析,甚至标新立异。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引用诗人但丁的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正是我的座右铭。
独立思考要防止两种偏向:一是名声很大的前人和今人所压倒,不敢思考,不敢创新,仰人鼻息,按图索骥;二是当一种潮流占主据导地位时,害怕孤立,害怕错误,不敢坚持初衷,甚至怀疑自己,以致放弃正确主张,随大流。这就是缺乏反潮流的勇气和毅力。
在我看来,股市既然总是少数人赢多数人的“游戏”,那么,反潮流就应该是赢家最主要品格。正是基于这一点,20多年来的股市实践,已培养和造就了我这种性格。我从1992年起用“忠言”这个笔名写文章至今,就是对自己反潮流的一种鞭策,并因1992年11月386点的抄底成功而知名于中国股市。以后,在一些重大的顶部和底部时,我常独树一帜,观点鲜明,无数次被后来的股市走势所验证。
股市充满着各种理论:外国的和中国的,前人和今人的,时髦的和陈旧的。要保持心灵的自由、独立思考,就必须有批判的眼光。
辨证法对每一种现成的理论,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即从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辨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其本质是批判的。在中国股市中,批判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批判外来的技术分析理论,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并且撷取符合中国股市的合理内核,利用改造,灵活运用。如90年代初,大多数市场人士对技术分析,顶礼膜拜,称为“诺亚方舟”。我则在1994年5月在上证报发表整版长篇文章《从技术分析的迷梦中憧憬未来》,指出“运用技术分析预测股市的成功率只有30%左右”。结果遭到20%人软X撰文围攻,20多年股市XX的残路。事实表明,按照纯技术分析操作是很难也很少有成为赢家的。二是批判股市中各种极端的论点。例如,96年1月跌到512点时,多数人认为还要跌到400点;97年5月涨到1510点时,又有人称:“1997点不在话下”;2007年涨到6000点时,许多人叫1万点;2008年跌到1664点时,大多数人看跌1200点;2014年9月涨到2200点时,又有人称“5000点不是梦”。在股市连续暴涨后众多的人称:“强者恒强”、“主升浪开始”,而在连续暴后又称:“弱者恒弱”、“最有杀伤力的C浪开始”。对此,我都加以批判,并且反其道而行之。三是批判自己,个人的真正有价值的理论,观点只是作为某一阶段发展的环节。因为相对之中有绝对。但是,仅凭自己一两次正确,就自封总是正确的,就很容易将原先正确的东西变成崇拜的偶像封闭了自己,那就失去了生命力。辨证法把现成的形态都看成是暂时的过渡的东西,因而学出不断地批判自己、超越自己。这非但不损害自己,反而更促使自己面对现实,与时俱进。
中国股市是一个新兴的领域,既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但又经常是无规律。因此,股市中没有常胜将军,没有“股仙”,更没有百分之百的正确。当一些人称自己在市场预测最准,自我感觉太良好,错误便接踵而至。这是因为,不能正确对待自己、战胜自己的人,战胜自己的人,必将被市场所战胜。
人的优点和缺点话往往是连在一起的。思维敏捷的人容易独断,成就大的人容易狂妄,财富多的人容易说话居高临下。其实,这仍然不能算保持心灵的自由独立思考。真正自信有智慧的人应该是提倡百家争鸣,自由讨论,敢于肯定别人正确,善于兼收并蓄。对自己的意见,别人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可以接受,也可以接受。既应坚持并发挥自己的长处,又应坦诚承认并修正自己的错误,而决不能在错误中挖出一点正确来加以掩饰,并强词夺理地将错误也描写为正确。例如,在股市中我们经常可以碰到有的人看跌到了多少点,结果接连上涨了;或者一味看涨到多少点,结果出现了暴跌。给别人吃了“药”,自己却非但不承认预测错了,反而用“偶然性”,“要不是……就不会……”来掩饰。尔后当股市深畅回挡时,又幸灾乐祸地说:“我早就讲股市要跌”。这就是毛泽东所批评为“不老实的态度”,也是缘因没有转“识”成“智”。虽然,股市中保持心灵自由独立思考,十分不易,但要想成为大赢家,则必须作不懈努力。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云:“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教逐XX《离骚》。司马迁从此勉励自己进行自由独立的思考,发愤努力,终于留给后人不朽的历史长篇《史记》,我们现今所处的环境,较之文王、孔子、屈原、司马迁来说,不知优越多少倍,又有何理由懈怠?而这,正是“爱智者”的本色!
(未完、明天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