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以法律的名义



【按】分享一些我的QQ空间里过去的日记。


以法律的名义

文/陈景展
他穿越长长的走廊,抵达那间僻静的房子。等待处决的中年人正在房子的窗口无所事事,焦急地吸烟。窗外的桂花树已经开始凋谢,已经是晚秋了。他走进这所房子,仿佛时空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处决官说:“我今晚将为你执行死刑,这是你最后的一晚。”
囚犯说:“我知道。我一直在等待着您。”
处决官说:“我很荣幸今晚陪你说话。在你临终前,你需要牧师或心理医师吗?我还想知道,你有什么要求?或者,您个人对于法律有何建议?”
囚犯说:“我不需要任何辅助的心理医生。你是一个屠杀者。法律的雇佣者,一个杀人而不受法律制裁的人,一个永远免责的人。而你,永远拒绝承认。”
处决官说:“这是我的职业。我是奉这个国度的命令执行这一项决定的。我戴着白手套,我是手,但指挥手的,不是我。我是刀,但刀没有错失和罪过。”
囚犯说:“没有对和错。在这个宇宙中,孤独的人类,谁是有错的?” 处决官说:“从宇宙的角度来说,您也是无错的。去除这个国度的因素,以及去除法律的因素,每个生命都是没有过错的。但您依然会受到制裁,就像您已经服刑十余年一样,您将在今晚接受我给您的注射。”
囚犯说:“谢谢处决官的服务,我很放心您的工作。”
处决官说:“您还有什么要求或语言吗?”
囚犯说:“死亡是什么?什么是罪孽?”
处决官说:“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在有人类和书籍之后,即使最伟大的哲学家也难以给您一个回答。至少我国的目前的智慧水平是如此的。”
囚犯说:“法律有限定你什么时候杀死我吗?”
处决官说:“没有准确时辰,但是是在你我谈话结束之前。您还想聊什么吗?”
囚犯说:“我本来有很多话要和你谈,在这个密闭的、没有其他声响的屋子里。就像进行一场宇宙之外的对话。没有国度、刑期和法律。”






处决官说:“好的。我随时奉陪。”
囚犯此时把头从窗户转向了处决官和地面,用力掐灭了烟头,说:“你执行吧。”
囚犯乖巧地躺在囚室的床铺上,脸部紧紧贴着床单,叠好的被子和枕头上,散发着他的泪水、烟味和汗味。他扭曲的面孔,流下了泪。窗外的桂花树沙沙地响着,月光明媚。九月十五日。
处决官整理好针管,执行了法律赋予他的职责——在一间密闭的囚室,处死一名犯人。药水与血液混合到了一起。
囚犯突然挣扎着,站起来逼视着处决官的面部,紧盯着他的瞳孔。直直的,直至呼吸与呼吸靠近,直至心脏舒缓,世界的颜色悄然暗淡。


2009.11.6

道学苑


输入道教经典名称获取经文和音频

点击菜单获取经典带读文字、音频和原创文章
长按二维码,关注即可
点一下“在看”,我才知道你喜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