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转嫁万亿美元赤字风险,印度经济或损失昂贵后,事情有进展

美联储于2015年底结束QE周期后,到目前为止,美元已加息9次。尽管美联储或将于今年降息的预期不断增大,但美元对一些高外债低外储脆弱经济体侵蚀后,这些经济体所产生的风险依然没有消退。
投资经理Patricia Perez-Coutts表示,“美联储货币收紧不幸引发投资者拿脆弱的经济体开刀。就像一群野生牛羚正在渡河,狮子会挑年幼体弱的下手…其他整群牛羚会继续前进。”简单来讲,这也是美国转嫁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风险的方法之一。
我们多次提及,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尼、印度、马来西亚、越南这7个国家在2018年就已纷纷陷入经济与货币的脆弱模式,尽管一些国家过去曾取得了较为亮眼的指数增长,但由于高度依赖美元外债又没有足够宽广可抵御美元风险的外汇储备护城河,它们或已成为美元乌云过后的牺牲品。阿根廷和土耳其过去数月熊冠全球的货币表现自不必说,我们以印度经济为例,就可以发现美元张弛之间,对脆弱市场都带来了怎样的风险。
事情的最新进展是,印度经济或正在陷入钱荒与石油荒的双重困境。据彭博社近日消息,印度正在关闭巨大数量的ATM提款机,虽然一些分析师认为这是移动支付、非现金业务增加的结果,但事实上,印度大量ATM机被关闭背后却隐藏着印度经济关于“钱”的无奈。
早在2016年时,印度提出了以打击洗钱为目的的废除小面额纸币的废钞令举措,自此,也开启了印度经济长达数月的“钱荒”现象,到2018年时,伴随美元加息次数的增多,印度市场上”钱荒“的现象更是愈演愈烈。事实上,拿不出“钱”不仅仅是停留在纸币本身层面,而是不断蔓延至了印度经济的流动性上。
而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被认为,是先由美元加息诱发印度美元荒,进而造成的印度举国钱荒现象。对此,印度前央行行长Urjit Patel曾公开称,印度经济面临严重压力,无力应对美元紧缩周期。显然,这都是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大幅开启QE“印钞机”后,源源不断的美元向印度等市场输出后,这些脆弱经济体不得不为美元此后的抽离而买单的结果。
这个时候,庞大的外汇储备护城河,对印度等经济体则显得至关重要。但现实的情况却是,根据印度央行数据,截至2019年3月,印度外汇储备仅为4017.76亿美元。较2018年4月的4260.28亿美元最高值大跌了超250亿美元。雪上加霜的是,仅截至去年年底,印度公共债务增加了近1.4万亿卢比,达到83.4万亿卢比(约1.19万亿美元),这一数值达到了该国外储的2.5倍以上,印度的外债与外储明显倒挂。这进一步印证了,印度经济近年的高增长指数几乎完全建立在高额美元债务基础上的观点。
再结合前面提及的印度“钱荒”,不难看出,印度经济实际的“空心状态”。尴尬的是,在全球石油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加大情况之下,印度经济受到的影响将更大,这也是石油美元对印度等脆弱市场的间接桎梏。在美元限制伊朗、委内瑞拉的相关石油交易后,印度想要获得价格更为低廉石油的概率不断降低。路透社分析称,印度的买家可能受到的影响最严重,其经济或受到冲击,损失昂贵。而加拿大皇家银行也曾指出,印度等借贷能力有限的脆弱经济体,面临高油价时,存在融资困境。
这些迹象表明,印度经济的长期发展,应该是建立在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上。最近几个月,印度经济的确开始了去美元化进程,并想到了人民币。例如,印度央行开始持续增持黄金类资产,此外,印度还宣布将在与俄罗斯相关领域合作和产品购买中,直接以卢布结算。而据印度报纸《Mint》不久前报道,印度正研究同中国在双边贸易中采用人民币与卢比结算的计划。
分析认为,印度经济突然去美元化的做法或有利于该国经济,毕竟,石油国伊朗数月前就正式宣布将人民币列为主要外汇货币,以替代美元的地位。而自原油人民币期货去年诞生以来,目前已取得全球原油期货交易前三的好成绩。《日经亚洲评论》数周前称,亚洲应将大量的石油贸易向人民币和日元过渡,最好用人民币和日元交易石油。
分析认为,基于这些现象,或许印度在去美元化进程中,增加使用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或存在继续能够买入伊朗石油的可能。进而或可以缓解印度经济的美元荒和石油荒困境。(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