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违规停产整顿超三月,辉丰股份难逃ST命运

2018年5月,在环保专项行动中,辉丰股份被发现诸多环境违法行为,遭有关部门责令整改并处罚金。目前公司承诺的三个月整改期已过,但整改仍未到位,具体复产时间也迟迟未定。公司股票自8月14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辉丰”。

2018年4月,盐城市、连云港市对化工园区开展环保专项整治工作,一场环保风暴当即掀起。7月12日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印发关于《依法做好限制生产、停产整治企业复产工作的通知》(苏环办【2018】282号文),整治工作持续发酵。被波及的化工企业按照要求将集中停产整治,但多数企业未能按照原计划恢复生产,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辉丰股份,代码:002496.SZ)就是其中之一。辉丰股份是一家集原药、制剂生产、研发、销售于一体的农药生产企业,2010年10月在深交所上市。也许是过于关注业绩,忽视了环保,今年公司一直笼罩在环保惩罚的阴影中。

环保违法行为屡禁不止 公司及高管层或难逃刑责

一方面,从2018年1月至今,辉丰股份受到的环保处罚通知共有15起,涉及到的罚金共1,179.50万元,已远远超出了2017年度因环保问题被罚的总额40.99万元。
其中在3月29日,子公司连云港市华通化学有限公司(下称“华通化学”)在三氟氯菊酸产品生产过程中,擅自更改原料,违规使用环保设施被环保部门要求临时停产部分生产线并整改,并处罚金450.00万元;
4月20日,辉丰股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通报批评,被查出存在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违规转移和贮存危险废物、长期排放高浓度有毒有害废水及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等行为,环保局责令对上述情况整改并处罚金148.00万元。
2018年5月9日,辉丰股份收到盐城市大丰区环境保护局下发的《实施停产整治的通知》,除环保车间以外,其余车间全面停产整改。集中整改期开始后,笼罩在公司头上的阴影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更加凝重。
2018年5月14日,在现场检查中,辉丰股份新上高浓COD废水制水煤浆焚烧副产蒸汽项目违规使用水煤浆锅炉,在未经验收的前提下,违法使用项目配套的环保设施,共被罚款236.00万元;
5月16日,辉丰股份子公司江苏嘉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隆化工”)被现场检查出存在禁燃区内燃用高污染染料、光气尾库部分物料泄露至地面流入雨水沟等违法行为,共被罚款24.00万元。
另一方面,辉丰股份及其高管层因公司严重污染环境的非法经营行为,或将被公、检、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6月6日,辉丰股份因“单位涉嫌环境污染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调查结果还未公布。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公司董事、股东、高管也纷纷卷入这场环保风波。5月15日,辉丰股份董事长、副总经理季自华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执行逮捕;随后公司董事、监事、高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8月4日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仲汉根被公安部门取保候审。目前证监会、公安部门的调查结果还未可知,无论涉嫌犯罪的高管层们能否全身而退,都将对公司的日常经营产生严重的影响。

深交所连续发问,复产时间无法确定

自辉丰股份于2018年4月28日收到灌南县政府下发的整改通知起,整改工作就一直没有停歇。在此次环保专项行动中,公司下属的3家子公司被涉及,即华通化学、嘉隆化工和连云港致诚化工有限公司。其中,接到上述通知仅月余,华通化学就因擅自变更原料、未经验收使用环保设施,被灌南县环保局下令关闭。
不仅子公司要停业整顿,母公司辉丰股份也不能幸免。2018年5月9日公司收到盐城市大丰区环保局的整改通知,随后对外公告称将用3个月的时间进行全面整改,预计5月下旬可以恢复生产。但直到5月末整改还未结束,公司发布公告称预计停产不会超过三个月。
2018年6月27日,深交所发布关注函,要求辉丰股份披露整改进度以及预计复产的时间。公司称已委托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对废气、废水的治理方案进行进一步完善,但无法给出具体的复产时间。
2018年8月9日,深交所再次发函,仍然就整改进度和预计复产期限发问,辉丰股份在回复函中称目前公司危废焚烧炉已正常运行,通过委外处置、自行处置及综合利用已处置危废净削减10,022.00吨,建成3,500.00吨高标准危废库并投入使用,场地堆放的危废及中间体已全部入库,8,000.00吨废盐资源化装置已进入主体工程安装,九月份可投入运营。对于复产的时间并未明确答复,只是称“已向盐城市大丰区环境保护局提交了恢复部分车间生产的报告”。报告是否能通过,公司何时能复产,还是未知数。
由于辉丰股份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已达三个月,具体复产时间迟迟未定,按照规定,公司股票自8月14日起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辉丰”。

停产损失难以预计,经营可持续性堪忧

随着整改工作的深入,环保部门也加大了对企业新上项目的要求。2018年5月25日,大丰区环保局撤销了辉丰股份新上的高浓COD废水制水煤浆焚烧副产蒸汽项目的环评批复。虽然还未投入使用,但在该项目已投入的8,287.72万元怕是打了水漂。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公告,辉丰股份今年上半年主要停产产品氟环唑、咪鲜胺、联苯菊酯等产能利用率明显不足,2017年上述三种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8.20%、70.87%、116.10%,销售收入分别为3.12亿元、1.92亿元、1.81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三种产品产能利用率则降为33.60%、22.92%、33.70%,收入则为1.43亿元、1.03亿元、1.35亿元。从年报上看,2017年公司存货有12.02亿元,2018上半年主要产品在产能利用率不足的情况下营收并未显著减少,或许是公司消耗了储备存货的缘故。在复产日期不确定的前提下,依靠消耗存货能维持多久呢?公司经营的可持续性实在堪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