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特朗普推特风暴 美联储根本不可能降息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对美联储宣战,逼迫他们采用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让一些经济学家感到担心的是,虽然联储尽力想要保持独立性,但是美国央行很可能正在偏离正轨。
特朗普似乎是对于联储具有一种万有引力一般的影响。市场参与者现在都相信他谋求宽松政策的政治压力正在发挥效力,于是认定联储将会降息的预期一日更比一日高涨,问题在于,如果这预期没有得到满足,经济便可能受到实实在在的损害。
JP摩根大通商业银行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格拉斯曼(Jim Glassman)指出:“联储还想按照自己预设的道路前进,但是市场不肯买账。他们认定政治压力已经改变了局面。”
华尔街对特朗普施压效果的信服其实已经在发挥打压债券收益率的作用了,而债券收益率的变化反过来又被视作联储降息正当性的证明,由此形成了一个反馈闭环。
曾任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的纽约梅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雷恩哈特(Vincent Reinhart)表示:“只要联储在意市场价格的具体情况,总统先生就等于拥有了对联储的间接影响力。”
“如果特朗普能够改变市场预期,他就能够影响政策路径。”
特朗普对联储影响的另外一面,则是他激进的贸易政策立场,后者其实已经成为了经济增长的一大风险。雷恩哈特表示,这两方面的影响就像是“剪刀的双刃”,将联储夹在了中间。
格拉斯曼感慨:“市场曾经习惯的谚语是,不要和联储作对,但是现在,这话应该改成不要和推特风暴作对。”
目前,市场行情已经将7月降息的前景全部予以消化了。这也就意味着,联储想不满足市场的预期都不可能了。
格拉斯曼解释道:“联储必须知道,如果他们到时候没有降息,就会发生一场混乱。在那之后,推特风暴又会升级到什么程度呢?”
目前的市场行情显示,市场参与者预计联储未来一年时间内会降息100个基点,格拉斯曼和雷恩哈特都相信,大家之所以认定政策会如此发展,除了全球增长趋缓之外,特朗普的压力也是主要因素之一。
雷恩哈特指出,直至去年12月之前,联储都是扮演着市场指路灯的角色,大家也都相信他们会持续加息。
然而,在遭到特朗普发难,以及受到市场的一些批评后,鲍威尔不得不改弦更张,宣布央行将保持耐心,政策将视具体经济数据而定。
问题在于,现在联储的政策由紧缩到暂停后,又在向着宽松方向变化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有特朗普的缘故,但同时也有对数据反应过度的问题。
鲍威尔让步之后,美国股市大涨。从12月下旬算起,道指至今已经上涨了近25%。
与此同时,开年至今,债市指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下跌了60个基点。
上周,鲍威尔在国会作证,一度迎来了一个击退市场降息预期的机会。然而事实是,他的证词基调似乎是对6月以来的积极的经济消息如就业报告等轻描淡写,同时对消极方面却大事渲染。
联储主席大谈全球经济当中的各种不确定因素,比如贸易局势紧张,英国脱欧,全球增长趋缓等,还说联储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在月底降息,作为一种应对经济风险增大的“保险”措施。
于是乎,在作证后,市场目前预计联储7月30日至31日的会议将做出至少25个基点的降息决定。
格拉斯曼指出:“有人可能会说,这有什么大不了呢?联储只是在酝酿一点小小的保险而已。可是,只要联储有所动作,哪怕力度很小,也会让市场更加确信他们在未来一年内会降息100个基点。这种看法显然并不符合联储的思维。正因如此,现在沟通对于联储正形成越来越大的挑战。”
杰富瑞首席金融经济学家麦卡锡(Ward McCarthy)直言,这次降息最多也只不过是暂时满足市场的预期,让白宫的推特账户老实几天而已。
“一旦尝到了降息的甜头,他们肯定都会提出变本加厉的要求。”
关注腾讯美股官方公众号——“腾讯美股” (qqustock),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