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的结局:作死无药救 最后找国家? | 檀热点

文/MarkGu中兴遇到了创始以来最大危机。美国时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因违反美国规定,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的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时长7年,解禁时间为2025年3月13日。
通信设备与其他产品不同,一台设备中如果有一个零件被禁止,则一整台设备无法通关,导致一单数亿美元的合同全损。截止4月19日,已有超过30家基金公司下调中兴通讯估值,其中前海开源基金估值最低,仅为22.82元/每股,约等于目前价位下三个跌停。
中兴如果只靠自己,恐怕真的挺不住了。杀鸡儆猴 供应链破碎
中兴与美国政府的摩擦由来已久,这一次的全面制裁与其说是黑天鹅,还不如称之为美国政府有预谋的灰犀牛。
早在2016年3月8日,美国商务部就指控中兴通讯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出口管制,将中兴和旗下3家子公司列入管制名单,实行禁运并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销售产品。随后中兴提出和解,美国政府派遣第三方调查机构调查。直至2017年3月,中兴认罚,除了向美国政府递交8.92亿美元罚款以及3亿美元暂缓罚款;还要求解雇4名高管,处罚35位员工。这一次制裁进一步升级。
实际上在一个月前,中兴还备受市场期待,刚刚从一片唱衰声中走出来。其2017年年报显示,营业收达到1088.82亿,同比增长7.49%。净利润的增长近乎翻三倍,达到45.68亿。现金流也由2016年的52.6亿元增至72.2亿,增幅达到37.26%。在1088亿收入中,除中国地区占比56.94%排名第一外,欧美及大洋洲营收为273.04亿,占中兴营收的25.09%,同比增长22.07%,排名第二。
北美市场是中兴决不能放弃的,尽管份额不多。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在2017年第三季度美国市场中,中兴市场份额达到15%,排名第四,位于苹果、三星和LG之后,相比国内惨烈的竞争环境,美国可以说是中兴的一个很好的避风港。
中兴美国市场的产品偏向于中低端,同时严重依赖美国上游公司。工信部赛迪智库2016年4月发出的一份报告中提到,中兴的主营业务,包括无线网络产品、光传输产品、数据通信产品、手机终端产品等,对国外芯片依赖严重,涉及的公司包括英特尔、博通、Acacia、高通、Xilinx等等。
博通高通之类的巨头,可能会提出抗议,希望继续与中兴合作。问题是各类中小厂商的议价能力就弱了很多,况且有了之前博通收购高通被美国政府驳回的先例,中小厂商见势不妙,可能早就已经被吓破了胆,不敢出声。
工信部的报告指出,中兴全线产品基本依赖于海外厂商的芯片和光模块。即便是在中兴微电子占优的领域,也只能够支持主控芯片的自主配套。联讯证券的研报也显示,美国企业为中兴提供的关键器件,国产化低、附加值高,部分甚至处于垄断地位。例如外来元器件占比60%以上,美国企业至少占了一半;基带处理器中,高通占据了40%市场份额;旗舰手机中大部分终端厂商采用了高通骁龙处理器;基站处理单元 的 FPGA 中,Xilinx 和 Altera 占据了 90%以上市场份额。
这意味着,无论是传统的电信设备,还是消费级的各类手机,中兴面临供应链断裂的灭顶之灾。根据中兴2017年的财报,中兴在2017年的原材料存货价值为50.48亿元,大约占到了当年原材料采购总额580亿元的8%,意味着原材料库存并没有多准备,保持在大约一个月的水平。
留给中兴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渠道被截胡 如何自救
除了供应链破碎,美国的制裁几乎切断了所有的运营商渠道,这也是中兴的命脉。
中兴与美国大小运营商都达成了销售协议,包括四大运营商中的三家。通过赞助NBA球队等营销方式,不断扩大品牌认知度,逐渐侵蚀HTC、摩托罗拉等对手的份额。渠道商其实是最容易受到政策影响的,是否配合政府政策,直接关系到它们的存亡。在美国政府直接干预下,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被迫临时取消销售华为Mate 10旗舰手机的合作,导致余承东在2018年国际消费电子展大骂美国。即使运营商不会立刻取消与中兴的合作,也会缩减或者停止未来继续从中兴采购手机的计划,而中兴恰好严重依赖渠道,北美出货量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同样作为巨头的华为,选择了漫长的自主研发道路,企图摆脱美国上游企业的魔爪。
华为轮值董事长此前在全球分析师大会上这么说,有些事情不是以华为的意志为转移的,既然没法左右,还不如不去理它,这样华为有更多精力和时间来服务好跟华为合作的客户;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打造更好的产品,去满足客户的需求。
言下之意是华为不再对美国市场耿耿于怀,专心把目前手上的牌打好,这样至少保住了一碗粥,只是少了半个馒头。
听起来不像是胜利者的自夸,反而像是士兵劫后余生的感言,是一种解脱。华为2004年开始研发手机芯片,每一次因研发而导致利润下降,就遭到一众外部攻讦,2009年第一颗自主芯片K3、2012年K3V2遭遇失败,到2014年海思麒麟芯片才开始被业界认可,至此已花费十年。直到2014年麒麟910和2016年的麒麟955,海思芯片出货量突破一亿。
开拓美国市场和政府制裁,不是砸钱就能解决的。2018年3月,美国政府否决了博通千亿美元收购高通的半导体全球最大并购案,就是为了防止失去高通,影响美国全球领先的半导体行业地位,给中国竞争对手带来机会。
几乎是同一时期,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也没有一次通过中国商务部的审核。2016年美国制裁中兴之后,中国商务部出面积极协调,才让美国暂时取消了禁令。
中兴创始人,已经76岁的侯为贵恐怕不会想到,自己在退休2年后,还要连夜赶往北京寻求支援,中兴的后手大概率还是要依靠中国政府,否则将成为贸易战的牺牲者。




看完了就完事儿啦?
还不赶紧的点个赞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
shichenchenbaby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